目鱼
天气信息
探访贵州天柱“合约食堂”:村民随礼百元封顶,办酒更省心
发表时间:2018-03-19 12:24作者:王鑫

“十多年前,我大姐和二哥结婚办酒,就花了1万(元)左右。这次我办,(花的钱)还没到1万。”

说起寨子里的“合约食堂”,贵州省黔东南州天柱县渡马镇共和村甘溪寨村民陶光敏赞不绝口。

  甘溪寨一景。本文图片除署名外,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

  “合约食堂”,简单来讲,就是村里集资修建一个食堂,凡是要办酒的都到这里,并约定参加酒席的人数、饭菜和烟酒价格、礼金标准等。

  共和村驻村干部陆承龙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“合约食堂”有规定,除了年末全寨村民聚餐,所有村民办酒一律不得超过20桌,每桌九菜一汤,成本控制在200元以内,酒席用酒不得超过20元/斤,烟不得超过13元/包;村民之间送礼,不能超过100元。

  据天柱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介绍,目前,该县已建立“合约食堂”83个,总计承办酒席800余场,累计为村民节约资金800余万元。

  村民捐钱捐木修起“合约食堂”

  甘溪寨,又称共和村甘溪组,是一个古朴的侗族村寨,位于天柱县城以东18公里,全寨现有112户538人。因寨子里的男女老少都保持着习武的传统,甘溪寨又被称为“功夫村庄”。每年,都会接待不少慕名而来的外国游客。

  站在寨门口向西望去,村民们的吊脚楼依山而建,一条小溪从山上蜿蜒东下。顺着溪流看过去,一幢两层的木质青瓦房格外引人注意,这是全寨村民引以为豪的地方之一——甘溪“合约食堂”。

  甘溪寨“合约食堂”。

  “在家的村民每户捐4根木头,在外打工的村民捐钱,集体修起来的。”共和村党支部书记陶光荣说,食堂高3.6米,一楼面积160平方米,2016年3月建成使用,总投资40万元,其中财政扶贫资金2万元、整合资金38万元。

  除了全部为木质结构,“合约食堂”与一般的餐馆并无大的差别。没有酒席时,餐盘、碗筷等餐具全部被堆放在二楼杂物间,桌椅则贴墙整齐摆放,只留有一两张桌子供村民或游客使用。

  今年79岁的村民陶通作回忆,“合约食堂”出现以前,每家每户都是在自家办酒:“提前五六天就要张罗,全家出动去借桌椅、碗筷,还要自己垒灶台、请人烧菜做饭,反正每件事都要操心。”

  陶通作说,自己办酒不仅麻烦,而且受地形限制,每家门口都不宽敞,最多能摆三四桌。但来的客人远不止三四十人,大家就只好吃流水席,其他人在附近等着,一拨人吃完了,收拾好桌子,再重新上菜。一场酒席办下来,不仅花费高,而且主人家累、宾客也累。

  去年腊月廿四,陶通作25岁的孙女陶舒平出嫁,在“合约食堂”办了13桌酒席。陶通作告诉澎湃新闻,只要交上200元管理费,就能使用“合约食堂”,不用再垒灶台、借桌椅碗筷,而且还有厨师做菜。

  甘溪寨寨规民约。

  反对乱办酒席写进寨规民约

  就在陶通作家办酒的前一天,33岁的陶光敏在“合约食堂”宴请宾客,庆祝他与妻子喜结连理。

  陶光敏是去年9月领的结婚证。由于村里绝大部分年轻人都在外打工,他把婚礼定在了春节前。“我是(2018年2月)4号回来的,第二天填的申报表。非常方便。”

  澎湃新闻在陈光敏填写的《渡马乡“合约食堂”集体聚餐申报表》(注:2016年渡马撤乡建镇,表格仍沿用旧版)上看到,申报人要填写聚餐的事由、聚餐时间及人数、承办厨师、原料采购渠道、菜肴清单、聚餐及设施卫生状况等信息。

  驻村干部陆承龙介绍,表格填写好后,甘溪寨管委将进行审查,作出准予办酒或不准予办酒的决定。

  “寨管委的成员都是通过召开群众大会,由群众选出的品德好、能力强、肯干事的村民。”陆承龙说,此前,村民们都知晓政策,只有结婚、丧葬、首次乔迁新居才能办酒。因此,村民只有在前述情况下才会申报,“一般申报了寨管委都会批准。”

  渡马镇党委书记杨长燕表示,近年来,农村滥办酒席之风日渐蔓延,借酒收礼之势愈演愈烈,除婚丧嫁娶酒外,搬家酒、生日酒、升学酒、立碑酒、参军酒、建房酒、小孩满月酒等酒席名目繁多,群众“吃得烦”、“吃不起”,一些原本就较为贫困的家庭因为“吃酒”而吃得“更穷”。而为了把花出去的钱赚回来,群众只得巧立名目再办酒,形成了相互攀比、借机敛财的恶性循环,严重增加了群众负担,严重干扰了农村正常的生产生活。

  杨长燕说:“哪些酒能办,哪些酒不能办,不是我们硬性规定的,而是寨民代表大会讨论决定,并写到寨规民约里面的。”

  《共和村甘溪寨寨规民约》载明,乱办酒席铺张浪费者,将以户为单位列入“黑名单”管理。其间,村、寨延迟为该户成员办理各项优惠政策,也不为该户办理任何相关手续,不参加该户成员的红白喜事,也不邀请该户成员参加寨民的红白喜事。

  “也就是说,村民想私下办酒,是办不起来的,没有谁会去帮他。”陆承龙说。

  办酒之前,村民要先填写申报表,表明聚餐事由。

  办酒成本和送礼花费大大减少

  准许办的酒少了,再加上村民之间送礼有不超过100元的限制,甘溪寨村民一年的上礼资金也大大减少。

  陶通作回忆,以往他一年至少要送出去两三千元礼金。现在,这个数目还不到原来的一半。渡马镇桥坪村村民罗幸弟说,以前办酒的名头多,几乎月月要送礼,他最多一个月曾送出去4000多元,最少的一个月也要花掉300多元。一年到头算下来,这项支出能达到上万元。

  甘溪寨村民陶通作回忆以往办酒席的情形。

  该镇龙盘村村民周宗举说,以前攀比之风盛行时,桌上摆的烟最低25元/包,酒最低40元/瓶。“我儿子婚礼就是在‘合约食堂’办的,仅烟酒一项,就节约了5000多块钱。”

  杨长燕说:“要少都少,这对大家都是公平的。所以村民们很支持。”

  陶光敏告诉澎湃新闻,“合约食堂”还减少了每家每户办酒席花费的成本。除了到镇上采购肉类、家禽、调味品外,像大米、食用油、米酒用的都是自家的。

  陶光敏的大姐和二哥在十多年前就结婚了。他还记得,那时候办桌酒,前前后后就要花去一万元左右。十多年过去了,轮到陶光敏办席时,花费还没到五位数。他说:“以前村里办酒席太浪费了,很多菜基本上动都没动;现在控制了量,每桌都能吃得差不多,而且还干净卫生。”

  据了解,“合约食堂”严格执行食品采购、加工、消毒、留样等食品安全监管制度,并建立了安全事件应急处置方案。食监、安监、消防等部门对农村“合约食堂”实行联合监督检查,严把食堂环境卫生关、食品原料进货关、食品加工操作关、餐饮用具消毒关、消防安全达标关等关口,保障食堂安全运营。

  村民在合约食堂里就餐。天柱县委宣传部 供图

  “合约食堂”功能不断延伸

  事实上,甘溪寨并不是渡马镇第一个建起“合约食堂”的村寨。2014年,为方便办酒席,桥坪村罗家组村民集资购买桌椅碗筷等用具放置在家祠里,哪家办酒就去取。后来,村民们干脆在家祠里办酒席,更加方便。

  杨长燕说:“镇里发现这种方式优点多,便引导村民在‘家祠食堂’的基础上创建‘合约食堂’管理模式,并在全镇推广开来。”

  为推行“合约食堂”模式,天柱县文明办于2016年5月下发《关于大力推行农村“合约食堂” 严禁滥办酒席的实施意见》(以下简称:《意见》)。《意见》规定:在各村寨,以“村规民约”的形式,通过利用闲置学校、家祠等场所创办“合约食堂”,购买桌椅板凳等设备的经费由乡镇提供;为提高“寨管委”成员的积极性,由乡镇财政给“寨管委”成员每人每年1000元的报酬。

  食堂内部。

  去年1月以来,渡马镇党委在深入调研“合约食堂”如何助力脱贫攻坚基础上,积极探索“合约食堂+”模式,将其功能扩大有效发挥作用,结合各村各寨实际,将平时闲置的“合约食堂”整合成旅游接待中心、道德讲堂、“新时代农民讲习所”等,并将共和村甘溪“合约食堂”建成县级样板点助力脱贫攻坚。

  例如,以“合约食堂”为核心着力加强周边环境绿化美化,整治村寨脏、乱、差,解决以往办酒席时污水横流、垃圾遍地、炮声连天等现象,减少环境污染、噪音污染,改善村容村貌,树造良好的生活新环境,提升村寨整体形象。

  天柱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,合约食堂建成后,不仅作为一个办酒点,也可发挥自然寨“阵地”作用。村民们可以在食堂开展议事、休闲娱乐、宣传教育、读书看报等各种活动,从而更好地统一村民思想,遏制滥办酒席不正之风,凝聚村民正能量。


   (本文转载自腾讯网——澎湃新闻 2018年03月18日)

请带上文章标题留言,谢谢
首页            青椒网            天天网            香蕉网            第三组            第五组